Créer mon blog M'identifier

玩笑裏的真情

Le 8 juin 2017, 06:51 dans Humeurs 0

玩笑,是玩還是笑?是戲耍的言語或行動?在我看來,有時候的玩笑大都有認真的成分,淡淡的真心話在玩笑中說出口,只是不想懂的人,怎麼都不會懂。

玩笑讓我們的生活更加愉悅,它可以說過之後一笑而過,它更可以包裝你某種內心的表達。

是啊,有多少想要真心表達的話卻因為各種各樣的原因無奈說不出口,這個時候,玩笑就會是最好的裝飾。

譬如想念一個人,清醒的時候放不下矜持,隔絕不下彼此之間的距離,於是會在某一次大醉過後借助酒勁把所有想說的話訴之於ta,又或者你根本就是假醉。然後第二天酒醒過後,身邊有人說起,你矢口否認,把它解釋成酒後胡言亂語,可是你心裏最清楚酒後的胡言卻是最真的感受;

再有,喜歡一個人,卻害怕最後連朋友的位置都沒辦法保留,可是心裏卻有隱隱的不甘心,或許知曉心意彼此會有另一番可能,抱著這樣的僥倖,於是會選擇一個日子或場合裏向ta表明自己的心意。若被拒絕,還可以笑著說:你竟然當真了,我和你開玩笑呢。然後,轉身便是長久的失落。

那些倔強又違心的話,總是可以輕易地說出口,而那些甜言卻總是找不到合適的機會表達。怕一片真心被辜負,反而會打破之前關係的平衡,於是很多真心話便以玩笑的口吻說出,一邊期盼著ta能夠給予回應,一邊又講著我和你開玩笑呢,以此來掩蓋心底的失落。

一生中,每個人都會有某種需要玩笑來表達內心的時候,你也一定有這樣的時候。

蛋蛋是一個性格大大咧咧的姑娘,喜歡打打鬧鬧,喜歡開玩笑,“蛋蛋”便是一個男生給她取的小名。她身邊有很多哥們關係的人,或男或女。

唐偉就是其中一個,蛋蛋已經記不清從什麼時候開始,漸漸地對他產生了情愫,等自己意識到之時,早已深入骨髓。

她會偷偷窺望他,甚至備好零食在他身邊發放,然後借機給他,與他搭訕。

時間久了,彼此關係很親近,所以什麼樣的玩笑都開過。曾說過如果找不到心儀之人,乾脆倆人就湊合。

也曾說過未來的那個他要按照唐偉的標準來衡量,一樣的帥氣,一樣的風趣,一樣懂得照顧別人的情緒。

或許從那個時候起自己便已經對他產生了超感情吧,後來的他們依然保持著之前的關係,一起上班,開著各種的玩笑,可是蛋蛋知道有些東西正在悄悄改變。

這時候不是窺望,是會忍不住地把目光定格在他身上,有女生的搭訕會忍不住要去試探情況。

她想找機會表達,因為太過於熟悉,所以她一直都知道唐偉喜歡的類型。而自己與之大相徑庭,她也一直知道唐偉心中住著一個人。她害怕自己的表白會讓彼此間滋生間隙,再也回不到當初。

平時的時候尚且能控制住自己的情感,卻倍感壓抑,思春並非過錯,錯過才是悲哀。

那天是她的生日,朋友為其慶生。

蛋蛋只記得喝了很多酒,也說了很多話,然後便斷片了。其實她並不是沾酒就醉的人,可能是高興忘了量度,因為唐偉也在。

直到第二天聽朋友說起,才知道原來所有的心事都已在大家面前表明。

然而大家卻認為她只是酒醉後的胡話,於是她鼓足勇氣,決定徹底攤牌。她說:如果我說的是真心話呢?

大家喧鬧一番,然後她笑得比誰都大聲:“是啊,我真是喝糊塗了,我怎麼會喜歡他呢,他脾氣那麼臭。哈哈哈...”可是,只有她自己知道,後面這些才是違心的話。

生活中總是這樣,不善於表達情感中最柔軟的部分,卻可以把那些堅硬輕易地表達。我常常在想,如果我們都可以少一點口是心非,多一點坦誠相待,是不是我們會過得更簡單一點?

其實我們終其一生都在尋找那個懂自己的人,ta可以看透你所有的口是心非,也可以讀懂你玩笑背後的表達。懂你的人或許沉默不語,小心翼翼地經營著。

我希望這樣的他早日來到蛋蛋的身邊,讓她能夠放下所有的偽裝,無需再以玩笑來掩飾真心,無需借助玩笑來表達感情,盡情地活出自己。

如果沒有玩笑,人生將會無比的尷尬。俗語有雲:雪怕太陽,草怕霜;人怕沒錢,情怕傷。 人實在了,騙你的人就多了;你有用了,找你的人就多了;你沒用了,遠離你的人就多了,這就是現實。如果沒有玩笑,現實會讓你失望。有些事知道了就好,不必多說。有些人認識了就好,不必深交。誰好誰壞心裏知道就好,笑三分,傻三分,留下四分給時間!世上有兩樣東西不要直視,一是太陽,二是人心,前者傷眼,後者傷心。

而玩笑始終只是一個詞,不管怎樣去運用,生活中最終每個人都希望當我們老去,回看這一生,沒有太多遺憾就好。

寫著別人的故事,吟自己的孤寂。何時能將玩擱淺,讓笑擋下風雨,平安知足,步履蹣跚,有你,有我,有孩子,僅僅如此,就好。

 

歲月一身袈裟

Le 23 février 2017, 05:41 dans Humeurs 0

冬來,看庭前秋花別過枝頭,葉落觸景生情,生命的蘭舟,與之不期而遇於渡囗,一番柔情一個幽夢HKUE 傳銷,念,更改了多少浸泡的淚水?莞爾間感歎,時間煮雨,兩袖風雲,不似昨日黃花,因遇見的美好,為平庸的生命増色幾分。歲月一身袈裟,許你花前月下,把酒話桑麻,終將用愛渡化。
紅塵路上,一直尋覓,一雙可以緊握的手,一個可以依靠的臂膀,一顆懂得的心,用溫潤的花朵把路上的風景點亮。只是十裏桃花,荒蕪了多少待嫁的年華?這一生,遇人無數,緣分皆朝生暮死脆弱如露水,很多時候,只因一念之差,用遺憾書寫著“人若只如初見”的哽咽。
掀開歲月的袈裟,你一襲青泥素衣,朝問白雲頭,孤身萬裏雲遊。頭頂上已然留下香灰留下的印痕,記憶塵封於幾顆模糊的斑點裏。我在雁字回歸時不停張望,闌珊的燈火處有闌珊的風景,於適當的時候適當的開啟。擇一雲淡風清的日子,與自己對坐,細細品之,如一股山泉流了出來,更是銘心刻骨的潸然。
“昔我往矣 ,楊柳依依 ,今我來思 ,雨雪霏霏 ”,你我總是凡塵俗世的喧囂裏輾轉,芸芸眾生裏演驛各種角色,希望雲海中能有一位仙子,牽起溫暖的手,渡一世幸福HKUE 傳銷。光陰,把棱角磨平,磨簿,可時間的沙漏總是遺失,修緣,結緣,一切在反復當中。鏡中花終是撈不起水中月,讓人不敢去面對塵世,唯恐僅剩的一點餘溫被涼簿之人吸取。於是,磕磕碰碰中前行,獨步江湖,假裝擁抱姹紫媽紅,浮浮沉沉裏任憑歲月在身上無情敲打。
都說,一蓑煙雨潤平生,遇上好的愛情,把快樂和痛苦深同感受。因為“愛”是一個動詞,是用行動來證明,愛他的優點,包容他的缺點。只因遇見驚豔了彼此,最是那一低頭的溫柔,深情揮灑著深刻的眷戀,看花開花謝,聽潮漲潮落,有愛,便不再是一個人的浮世清歡。
特別羡慕古人的愛情,“山無棱,江水為竭,冬雷陣陣夏雨雪,天地合,乃敢與君絕。”這是何等的堅定決絕,令天地為之動容。而唐玄宗對楊貴妃至死不渝的寵愛,雖說是悲情的結局,在那個年代,寫下“鴛鴦瓦冷霜華重,翡翠衾寒誰與共?悠悠生死別經年,魂魄不曾來入夢HKUE 傳銷。”的詞句,對於後宮三千粉黛的帝王來說,能專寵一人,癡心絕對,也是一釵一扇的讓人心碎。

半暖時光裏青春

Le 1 novembre 2016, 07:37 dans Humeurs 0

 我的時光裏,一半是溫暖的,一半是冰涼的。我的青春中,一半是暖色調,一半是冷色調。這就是我在半暖時光裏青春的顏色,冷暖交錯著,沒有明確的界線,只有模糊的織髮心情。
在那一半溫暖的時光裏,父母和朋友給我的青春添上了種種暖色,陪伴著我走過那段青春之旅。父親支撐起整個家,給予我滿滿的安全感;母親細心地照顧我,給予我全心的呵護;朋友一路相隨,給予我深厚的情誼。他們有著各自的色彩,有暖色也有冷色,卻總是盡最大的努力把暖色給我,儘量不讓我看到冷色。可以說,他們為我建立了一個安全的堡壘,我的青春有一半是在他們Pretty renew 代理人的保護和關心之下度過的。
在那一半冰涼的時光裏,愛情是我青春裏的最複雜的顏色。一開始,愛情是甜蜜的粉紅色,每天我都像是徜徉在蜜糖裏似的,樂不思蜀,以為這就是愛情全部的模樣,會一直這麼甜蜜幸福。可是後來,愛情沾染上憂鬱的藍色,染到了沉默的灰色,還有其他讓我心寒的顏色。最後這份愛情只能在記憶中尋找到最初的粉紅,一種種冰冷的顏色如同潑墨一般灑在了愛情粉紅之上,封鎖在記憶的深處,害怕一想起就是整片整片的灰暗和寒冷。
半暖時光裏青春的顏色時暖時冷,映襯著最初的天真純白,就像在一張白紙上添加各種顏色,形成一幅色彩斑斕搬寫字樓的畫,記錄著我在青春裏遇見的每一個人,得到的幸福,失去的悲傷,豐富著我的人生。

Voir la suite 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