為誰培養人,培養什么樣的人、怎樣培養人是我國社會主義教育事業發展必須解決好的根本問題。“六一”兒童節即將到來,在這個時候,我們不僅要給祖國的花朵們准備一個幸福美好的節日,更要對他們如何幸福健康地成長進行嚴肅思考。

  健全人格,始於幼兒

  這是一個真實的故事:1978年,當75位諾貝爾獎得主聚首巴黎時,一位記者問其中的一位諾貝爾獎獲得者:“請問您在哪所大學學到了您認為最主要的東西?”這位年逾八旬的諾貝爾獎得主平靜地回答:“在幼兒園。”記者大惑不解:“在幼兒園學到什么?”這位諾貝爾獎得主家深情地回憶說:“學到把自己的東西分一半給小夥伴;不是自己的東西不要拿;東西要放整齊;吃飯前要洗手;做錯了事情要表示歉意;午飯後要休息;要仔細觀察周圍的大自然。我想,從根本上說,我學到的主要東西就是這些。”

  這位諾貝爾獎得主的故事不僅告訴人們,人格是教育的核心,同時也告訴人們幼兒時期是人格培養的關鍵期。事實上,心理學研究也通過實驗證明:幼兒時期是人格培養的關鍵期。

技工學徒訓練計劃有志成為機電的專員,投身工程或技術部門的人士可透過三或四年的訓練過程,學習有關機械、電氣裝置、電氣打磨、電纜接駁以及架空電纜等基本知識,最後獲派往其中一個工程部門,從中再累積寶貴的實踐經驗。

  第一項研究是著名的棉花糖實驗。1966—1970年,米切爾教授以斯坦福大學附屬幼兒園550名4歲幼兒被試進行了有關延遲滿足的實驗。試驗是這樣進行的:一個4歲的小孩坐在桌子前面,桌上放著他自己選擇的最喜歡吃的零食:棉花糖。一個研究員對他說:“看到這塊零食了嗎?我現在要離開這個房間,如果你在我離開房間的時候吃,只能吃一塊;但是,如果你等我回來再吃,就可以吃兩塊。記得哦,如果你在我離開的時候吃了一塊,就沒有第二塊了。你明白我的意思了嗎?”孩子點點頭,研究員就離開了。15分鍾後,研究員回來了。結果發現:大約只有30%的孩子等了15分鍾,吃到了第二塊棉花糖,這些孩子被稱作為“能等待的孩子”,其他沒能等待15分鍾的孩子被稱為“不能等待的孩子”。之後的追蹤研究發現:高中時,與“擅長等待的孩子”相比,那些“不能等待的孩子”行為問題更多;不擅長應對壓力環境;有注意力不集中的毛病;交不到朋友;考試成績更差。進一步的追蹤研究還表現:當被試者30多歲時,與“能等待的孩子”的孩子相比,那些“不能等待的孩子”更容易身體肥胖;更容易沾染毒品。

  第二項研究來自北京師范大學陳會昌教授的研究。他對100多名2歲幼兒進行10多年的追蹤研究,最終發現:2歲時的自我控制力,可以顯著預測小學五年級時的語文、數學成績;2歲時候的自控能力可以預測11歲時候在學校的表現(獲獎情況和攻擊性行為);4歲、7歲時對玩具的內在興趣,可以顯著預測小學期間的發散思維得分和課堂學習的靈活性。

了解更多有關幼稚園申請流程及入學要求。幼稚園提供網上申請幼稚園K2 & K3 班,有流程可於有關頁面瀏覽。

  第三項研究是新西蘭學者一項長達30年的研究。研究者測量了兒童3至11歲時的自控力,一直追蹤到32歲,研究發現:兒童時期的自控力評分可以預測32歲時的表現。3至11歲時自控力得分越低,他們在32歲時吸煙、患病、涉及不良信貸記錄及涉嫌違法行為的可能性就越高;與兒童時期擁有最高自控力得分的成年人相比,兒童時期自控力得分最低的人在成年後涉嫌犯罪的概率要高出三倍,沾染各種毒品的可能性同樣高出三倍,成年後成為單親父母的概率高出兩倍。

  俗話說:“三歲看小,七歲看老”,著名心理學家弗洛伊德認為兒童是成人之父,從人格發展上是有道理的。2000年諾貝爾經濟獎獲得者、美國芝加哥大學經濟學教授詹姆斯·赫克曼對各年齡階段的教育投資回報率研究表明:隨著個體年齡的增長,教育的投資回報率逐漸降低,嬰幼兒時期是教育投資回報率最高的時期,由此,他也認為幼兒時期應該加強品格等非認知因素的培養。

  文章轉自:http://news.gmw.cn/2018-05/29/content_29016452.ht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