花開一地的思量,愁了夜眉的芬芳。紅雨扣,粘胸前;銀髮簪,挽青絲。豆蔻年華,染指流年。相夢去,掩簾富貴人家。一首歌曲,一清詞,童言無忌,暗渡琴棋書畫俏皮間。書聲朗朗,但坐窗前,晨光嫵媚清顏,鳥雀聲聲,但見綠蔭叢中,黃眉靈動,轉眼相對少女。
綠叢花無間,梅雨知時節。紛飛翩翩蝶芊芊,兒時作伴少白銀投資來牽。君與少女,自小定下娃娃親,兩情相悅,情比堅。你追我趕,黃花叢中一點紅;你藏我躲,霧中竹林雙影蹤。那時那地那人那景,今生今世永難忘。
離園別過,仿佛永生難再相見。男兒匆匆別,女子夜夜思,不知君可好,有無照顧好自己,可否在寒風依依中點亮一溫暖燭光,北風不如南風暖,望君保重莫牽掛!口無言,心中盼,默默守候君歸來。
歎紅塵,煙雨重重樓幾鎖?母親被二娘所害,整日瘋瘋癲癲,神出鬼沒,少女將娘尋,卻未發現娘親被害之所。二娘為財迷惑,將少女賣與醜人。醜人個子矮,眼小嘴巴歪,手中有疤痕累累,不知多少女子用指甲反抗這醜人的踐踏。少女被困柴房中,誓死不從。思君切,盼君心,盼君京城成大業。
醜人三天四夜來逼親,少女心早已有所屬,哪會聽從他人之命。曾與君,立下海誓山盟,山無棱,天地合,乃敢與君絕。曾對月發誓,絕不做那離開吳剛的嫦娥,若有背誓言,寧做嫦娥千年萬年獨守廣寒宮,在桂樹下,聲淚俱下的懺悔,摟著玉兔,當作是愛人的化身,永生永世不得與君相見。
淚兒默默流,心兒深深傷,在那暗無天日的牢籠,嘗盡心的淒風苦雨,被折磨得遍體鱗傷,無飯可食,無水可飲,黑暗,籠罩著可怕的深淵,唯一的希望,就是願景村人生課程盼君莫牽掛,自此再不是自由身,望君切切保重安好,在京城有所作為。日日思君不見君,淚兒憐憐只嘆惜!
幾多個夜晚將君切切念於心間,盼有朝一日可與君江南的水鄉裏重溫過去的煙雨濛濛,在朦朧之中,將水喝下,卻不知,醒來,卻發現躺在身邊的不是君,而是那面目猙獰的醜人!
好一朵美麗純潔的花兒,從小開在融融的晨光中,有清風送來青春的氣息;有雨兒送來綿綿的情意;有月兒送來朦朧的思念!好一個堅貞不屈至情至性的剛烈女子!寧願用不白之軀去對抗黑暗的無恥染指;寧願用精神的死亡去悼念不潔的光芒的聖體;寧願用無望的等待去期盼那飄渺無邊的希望!
這個心如死灰的女子,朝著湖的方向走去,腳下像踩了棉花一樣的不穩,身體像挑了千斤一樣的不堪重負,身已殘,心已死,還有什麼值得留戀?湖水濕透了她的衣服,淚水像泉一樣汩汩流出,滴在湖面,死氣沉沉的湖面泛起毫無生氣的暈圈。
若不是好心人的奮力勸阻,她早就為愛情捐軀了!生生世世的命,註定了要為段孽緣而活;要為她與醜人的孩子而活。看到了孩子,就像看到了自己的重生,孩子於愛情,她選擇了孩子;孩子於剛烈的貞潔,她選擇了孩子;孩子於沉重的屈辱,她選擇了孩子。孩子,就是她的希望,她的安於天命,她的忍辱負重。她盼著,有朝一日,因了這可愛的孩子,醜人能改過自新,重新做人。她希望用她溫柔的力量,去改變這個醜陋的牛熊證知識靈魂,她堅信,人是會變的,最壞的人也會被真情所感化,財富,權力,金錢,地位,一切都是虛榮與浮雲,一家人和和睦睦過日子,本本分分做人,才是最好的選擇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