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曾經擁有的不再擁有,當曾經期盼的也不再期盼,那些曾經盛開在流年裏的時光,那些錦瑟繁華,那些痛苦彷徨,那些淺笑中的嫣然,那些淚光裏黯然神傷,曾經的一切仿佛香港人生活文化都行走在夢中。
 站在歲月的路口,將記憶放逐,不知道那些曾經的過往,是否會在某個合適的時間或地點,悄然滋生出妖豔的花來,繞指留香?
 也許,生命本身就是一個傳說。酸甜苦辣、悲歡離合,在如夢的人生中起伏跌宕;從我們來到這個世界的那一刻開始,生命就一直在旅途中,穿行於煙塵俗世,輕吟著流年平仄,在徘徊輾轉的時光浮影裏,收藏著所有的喜怒哀樂;揮袖間,夢逐清風,淡淚隨煙。一念起,萬水千山,一念滅,滄海桑田。
 指尖輕觸的認購證時光,在霓裳輕舞處,傾聽著靈魂的呼喚;穿過經年的柵欄,蜿蜒著生命的冷暖。縱使模糊了青春跋涉的足跡,卻典藏了生命中最純真的那份厚重情感。
 輕擁滄桑,笑語流年。風起的日子,靜看遠山白首,凝眸蒹葭蒼蒼,在搖曳或縹緲中,默然聆聽天籟妙曼,細品天地間蘊藏的淡然。回望來時的路,那些真愛過的情,迷戀過的景,還有珍藏起的牽念,都能在無聲的記憶裏嗅到似曾相識的芬芳。
 始終相信,只要心中有愛,無論現實多麼冷酷蒼涼,無論走過多少坎坷,我們所擁有的世界裏便會有花、有蝶、有陽光、有溫暖。所以我相信愛的力量,相信幸福的存在。雖然我只是滄海之一粟,猶如一粒沙的渺小平凡。
 曾經愛過、恨過、癡過、傻過,所有的經歷都只是曾經。縱我笑傲紅塵,無悔青春有夢,那些或輕或重的如新香港足跡,都已成為生命裏走向陽光的印記。
 溫一壺濁酒,淺唱輕吟。哭過了,笑過了,一切歸於平靜。如夢人生,回首處,風花雪月夢留香。執一闋畫意詩情,淡墨紅塵;舞墨流年,寫下滿箋素心淺淡,不求浮華,惟願安暖。今生,守一份安然寧靜,悠然前行;我們一直都在路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