玩笑,是玩還是笑?是戲耍的言語或行動?在我看來,有時候的玩笑大都有認真的成分,淡淡的真心話在玩笑中說出口,只是不想懂的人,怎麼都不會懂。

玩笑讓我們的生活更加愉悅,它可以說過之後一笑而過,它更可以包裝你某種內心的表達。

是啊,有多少想要真心表達的話卻因為各種各樣的原因無奈說不出口,這個時候,玩笑就會是最好的裝飾。

譬如想念一個人,清醒的時候放不下矜持,隔絕不下彼此之間的距離,於是會在某一次大醉過後借助酒勁把所有想說的話訴之於ta,又或者你根本就是假醉。然後第二天酒醒過後,身邊有人說起,你矢口否認,把它解釋成酒後胡言亂語,可是你心裏最清楚酒後的胡言卻是最真的感受;

再有,喜歡一個人,卻害怕最後連朋友的位置都沒辦法保留,可是心裏卻有隱隱的不甘心,或許知曉心意彼此會有另一番可能,抱著這樣的僥倖,於是會選擇一個日子或場合裏向ta表明自己的心意。若被拒絕,還可以笑著說:你竟然當真了,我和你開玩笑呢。然後,轉身便是長久的失落。

那些倔強又違心的話,總是可以輕易地說出口,而那些甜言卻總是找不到合適的機會表達。怕一片真心被辜負,反而會打破之前關係的平衡,於是很多真心話便以玩笑的口吻說出,一邊期盼著ta能夠給予回應,一邊又講著我和你開玩笑呢,以此來掩蓋心底的失落。

一生中,每個人都會有某種需要玩笑來表達內心的時候,你也一定有這樣的時候。

蛋蛋是一個性格大大咧咧的姑娘,喜歡打打鬧鬧,喜歡開玩笑,“蛋蛋”便是一個男生給她取的小名。她身邊有很多哥們關係的人,或男或女。

唐偉就是其中一個,蛋蛋已經記不清從什麼時候開始,漸漸地對他產生了情愫,等自己意識到之時,早已深入骨髓。

她會偷偷窺望他,甚至備好零食在他身邊發放,然後借機給他,與他搭訕。

時間久了,彼此關係很親近,所以什麼樣的玩笑都開過。曾說過如果找不到心儀之人,乾脆倆人就湊合。

也曾說過未來的那個他要按照唐偉的標準來衡量,一樣的帥氣,一樣的風趣,一樣懂得照顧別人的情緒。

或許從那個時候起自己便已經對他產生了超感情吧,後來的他們依然保持著之前的關係,一起上班,開著各種的玩笑,可是蛋蛋知道有些東西正在悄悄改變。

這時候不是窺望,是會忍不住地把目光定格在他身上,有女生的搭訕會忍不住要去試探情況。

她想找機會表達,因為太過於熟悉,所以她一直都知道唐偉喜歡的類型。而自己與之大相徑庭,她也一直知道唐偉心中住著一個人。她害怕自己的表白會讓彼此間滋生間隙,再也回不到當初。

平時的時候尚且能控制住自己的情感,卻倍感壓抑,思春並非過錯,錯過才是悲哀。

那天是她的生日,朋友為其慶生。

蛋蛋只記得喝了很多酒,也說了很多話,然後便斷片了。其實她並不是沾酒就醉的人,可能是高興忘了量度,因為唐偉也在。

直到第二天聽朋友說起,才知道原來所有的心事都已在大家面前表明。

然而大家卻認為她只是酒醉後的胡話,於是她鼓足勇氣,決定徹底攤牌。她說:如果我說的是真心話呢?

大家喧鬧一番,然後她笑得比誰都大聲:“是啊,我真是喝糊塗了,我怎麼會喜歡他呢,他脾氣那麼臭。哈哈哈...”可是,只有她自己知道,後面這些才是違心的話。

生活中總是這樣,不善於表達情感中最柔軟的部分,卻可以把那些堅硬輕易地表達。我常常在想,如果我們都可以少一點口是心非,多一點坦誠相待,是不是我們會過得更簡單一點?

其實我們終其一生都在尋找那個懂自己的人,ta可以看透你所有的口是心非,也可以讀懂你玩笑背後的表達。懂你的人或許沉默不語,小心翼翼地經營著。

我希望這樣的他早日來到蛋蛋的身邊,讓她能夠放下所有的偽裝,無需再以玩笑來掩飾真心,無需借助玩笑來表達感情,盡情地活出自己。

如果沒有玩笑,人生將會無比的尷尬。俗語有雲:雪怕太陽,草怕霜;人怕沒錢,情怕傷。 人實在了,騙你的人就多了;你有用了,找你的人就多了;你沒用了,遠離你的人就多了,這就是現實。如果沒有玩笑,現實會讓你失望。有些事知道了就好,不必多說。有些人認識了就好,不必深交。誰好誰壞心裏知道就好,笑三分,傻三分,留下四分給時間!世上有兩樣東西不要直視,一是太陽,二是人心,前者傷眼,後者傷心。

而玩笑始終只是一個詞,不管怎樣去運用,生活中最終每個人都希望當我們老去,回看這一生,沒有太多遺憾就好。

寫著別人的故事,吟自己的孤寂。何時能將玩擱淺,讓笑擋下風雨,平安知足,步履蹣跚,有你,有我,有孩子,僅僅如此,就好。